IT专业人士VS BYOD用户 部署实施很困难

时间: 2018-12-24 09:31:35 0 次阅读
外媒称,尽管工资上涨,劳动力数量减少,来自越南和墨西哥等成本更低的国家的竞争日趋激烈,但去年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仍从前年的12.9%升至14.6%。这是198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开始统计相关数据以来的最高比例...

外媒称,尽管工资上涨,劳动力数量减少,来自越南和墨西哥等成本更低的国家的竞争日趋激烈,但去年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仍从前年的12.9%升至14.6%。这是198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开始统计相关数据以来的最高比例。

  随着服务业和消费逐渐成为新的增长动力,虽然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有所上升,但制造业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却在下降。

  澳大利亚AMP资本投资公司投资战略主管沙恩·奥利弗说:“过去几年间,我们听到的有关中国正在丧失全球竞争优势的言论都是一派胡言。”

  汇丰银行控股公司驻香港的亚洲经济研究联合主管弗雷德里克-诺伊曼说,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增加,其中一个关键推动因素是中国转向更精密的装配业(尤其是在电子领域),这降低了从亚洲的巨大供应链获取零部件的需求。这种变化对新加坡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台湾和韩国的企业和经济造成了冲击。

  根据《中国制造2025》规划,中国政府正在为包括高新信息技术、机器人和新能源汽车在内的科技含量更高的产业提供资金支持。随着中国领导人在相关蓝图中设想,中国未来10年内将在数控机床、机器人、先进铁路设备和医疗设备等10个行业具备全球竞争力,中国政府将提供更多的资助。

  今年6月,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访华时说,努力推动高附加值产品出口的中国正日益成为德国的经济竞争对手。

  而美国财政部前中国问题专家、美国西部信托公司分析师戴维-洛文杰说:“全球对贸易开放和投资的政治支持正在消失,中国面临的损失最大。”他说:“对全球化的反对者而言,中国已成为可怕的怪物。”

  香港亚洲分析公司负责人龙沛玲说:“保护主义是中国最担心的问题。”

  IMF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显示,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在今年1月至2月(因为期一周的春节假期而出现波动的月份)出现下滑,但在3月反弹,说明中国制造商至少有望保住之前的收益。

  但中国面临的并非都是有利因素。梅德利全球咨询公司驻北京的中国研究主管安德鲁-波尔克说,尽管中国已成功转向中端技术产业,但尚未实现向高附加值出口的跨越。

  波尔克说:“也许他们能做到,但这仍是个未知数。最高附加值就像品牌一样是无形的。目前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具有全球品牌影响力、代表高品质的中国企业。”

  即使在全球舞台上没有自己的“可口可乐”、“耐克”或“苹果”公司,但随着其他主要出口国落后了,中国庞大的出口机器自然而然在竞争中胜出。

  “既然已走到这一步,我看不出中国有任何理由突然停止向价值链更高处迈进,”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-中国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-劳伦斯森说,“中国企业在本土之外与全球最好的企业竞争,且获得了胜利。这表明制造业竞争异常激烈,而不是正在褪去光芒。”